为了过年给你点颜色看看,有人出手了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8 19:02

/

过了腊八

年是越来越近了

不料,祥和氛围中

川东、川南、川北搞起了一场大PK

明末清初的四川街头,北方的剪刀派和南方的刀子帮终于相遇了,霎时间人头攒动,一场恶斗似乎已经在所难免。

NO !这并非是古装武侠片,而是中国剪纸南北两派的对决场面。

北派的掌门人是王文坤的祖辈,他们多年前就把满身技能带到了四川阆中,并以此为根据地。南派的负责人叫李文仲,来自不远处的南部县。二虎相争,也引来了各路围观群众凑热闹。

接下来却发生了惊天大逆转。

“咱们做朋友吧!”看完对手的作品,其中一位大佬情不自禁举起拇指点了个赞。于是,双方握手言和,激动地互粉。

这戏剧性的一幕就是南北剪纸融合的开端。那年春节,老百姓也发现家里买来的窗花有点不一样了——“粗中有细,细中有粗”。

这就happy ending了?木有,四川剪纸这个“江湖”的水实在太深。

自贡剪纸曾远销日本

一股暗流已经涌动。1946年,有个人从湖北一路漂泊到了自贡,他叫余曼白。作为一名斜杠青年,他当年的名片上大概会印着教书匠、篆刻师、剪纸艺人三个谋生技能。

自贡剪纸艺人余曼白

到自贡,他是为了避难。刚开始自贡人并没把余曼白放在眼里,因为当地人都用刀来制作剪纸,而这个小伙子那时用的还是基础款的剪刀。

为了争口气,余曼白左思右想,然后决定点燃自己的小宇宙。他在先前剪刀功底的基础上,又学了自贡的“刻刀大法”,然后把两种功夫合二为一。一门惊世骇俗的绝技,他竟然练成了。从此,自贡剪纸的精细度被活生生拔高了几个level,也因此有了后来人们口中的余氏风格。

余曼白作品

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,他的剪纸作品代表自贡开始举办世界巡演。表演的节目单上满是《喂鸡》《和平鸿》《石播松鼠》等大量剪纸作品。随之而来的是,自贡剪纸在中国崭露头角继而名噪一时,也引起了海外的关注。

到了1986年,自贡创造了剪纸出口新纪录——剪纸作品“三国人物”5万套(40万幅)出口日本。

通江剪纸传人韩国办个展

看到自贡剪纸的风光,其他剪纸掌门人表示“宝宝不开心了”。说好的共同致富呢?

当时,第一个站出来踢馆的是来自巴中通江的李亚雪。一上场,她直接祭出一幅《快乐大熊猫》镇场子,这幅作品后来被评为2014年全球十大熊猫艺术精品。江山代有才人出,这位从川东北走出来的剪纸传承人,于2016年在韩国举办了个人剪纸作品展。

上阵母子兵,后来受母亲影响,李亚雪的儿子也奔向了剪纸沙场。

《快乐大熊猫》剪纸 ©李亚雪

《梦回巴山》剪纸 ©李亚雪

李亚雪剪纸过程 ©四川省非遗保护中心

《熊猫宝宝一家》剪纸 ©高惠兰

此外,广安武胜的唐天谷、成都的袁成祥、广元苍溪的李自鹏也纷纷加入了四川剪纸大作战......

唤马剪纸中的国际题材 ©四川省非遗保护中心

川北剪纸欧美日涨粉

在四川,除了广安武胜、广元苍溪唤马镇,南充仪陇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认定的民间剪纸艺术重镇。朱德的家乡人当中,就隐藏着一位叫何作霖的大咖。我们准备让他来为这篇推文压轴。

何作霖

何作霖之子何小锵赴美展示川北剪纸

这位耄耋老人是来挑起川北剪纸大旗的,他不仅是剪纸传承人,也是中国国家一级书画家,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兼客座教授,曾获得过“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文艺功勋奖金奖”。22岁时,他的剪纸作品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》《大红苕》就在中国拿了一个金奖,然后被送到欧洲各国展出。

前面我们说过,有人用刀、有人用剪刀或者二合一来制作剪纸。但何作霖走的是奇绝路线——他曾在无意间发明了被文化部称为中国民间艺术一绝的火烩剪纸,运用撕、烧、烫等多种技法搞创作。

川北生肖剪纸

单靠手撕,也是可以叫做剪纸的(请把脑洞打开一点),何作霖凭借这个绝活,也让霓虹国的盆友感受到了撕的乐趣。

地球人普遍爱上中国剪纸是从16世纪开始的。此后又过了200年,丹麦出现了一个最会讲童话故事的人,他的名字叫安徒生。这位北欧作家后来养成了个习惯,每次出门都会随身带一把剪刀,以便随时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变成剪纸。

安徒生剪纸

童话和剪纸是天生一对,中国农历新年也是。一张普通的纸,在剪纸艺人的掌心活了过来,(除了艺术品级别的)其中一些变成了妆点千家万户的窗花。

在这个工业生产普遍替代手工劳作的今天,四川的剪纸“守艺人”帮我们留住了年味。

关联阅读,请戳这里☟

图片:除注明外,均来源于网络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